子琪的站

我们为什么讨厌工作?

我们为什么讨厌工作?

06月21,2017 阅读 喜欢 1
最近,我一个朋友的老板对其所有下属发表了一番鼓舞士气的新年致辞。“你们每人都有权热爱本职工作,”他对部下们说。
 
我们为什么讨厌工作?
 
我的朋友觉得这话很可怕,看上去有点被雷到了,我则指出这话既危险又不切实际。没谁“有权”热爱本职工作。不仅如此,大部分人都讨厌工作。
 
如果你在谷歌(Google)上输入“我的工作——”,谷歌就会联想出你要说的是:“巨无聊”或“让我想死”或“让我郁闷”。如果以“我的老板——”开头,谷歌则会奉上:“是懒货”,“一直虐我”或(我最喜欢这个)“神烦”。更惊人的是,如果你输入“我的工作很刺激”,谷歌就会猜你是不是打错了,还会提示你想说的是不是“不刺激”。
 
互联网惯于助长负面情绪。但职场中人的不满却真的存在并还在与日俱增。我们正处于伦敦大学学院(UCL)教授托马斯•卡莫洛-普雷姆兹克(Tomas Chamorro-Premuzic)所说的“厌恶工作的流行期”。多数调查显示,喜欢自己工作的员工不足三分之一,而且从长远看来情况还会更糟。在英国,有些迹象表明,人们远没有 1960 年代那会儿那么喜欢自己的工作了。
 
这就怪了。1960 年代我还没踏进职场。可 1980 年代我已经工作了,而且我敢肯定现在的情况比那时要好。我是在“金融大爆炸”(Big Bang,即 1986 年伦敦金融城结构大改革)之前来伦敦金融城工作的,那会儿金融城里满是穿细条纹西装的上流男士,他们好多人都非常不开心。那时候工作是为了生计,所以如果没找到心仪的工作,你就得捱着。晋升更是百年一遇,就算碰上了也多半是因为终于轮到你了,再就是你跟谁打过高尔夫。被老板虐更是家常便饭,谁也没想过发牢骚。办公楼里阴森森的,又脏又难受。压根没有什么符合人体工学的椅子,而且你还很可能因为饱吸二手烟而得上肺癌。
 
如今,不仅办公环境明亮又美观,而且如果我们不喜欢甚至可以不去——在家办公也行。老板们已被告诫不要大喊大叫。还有健身房和免费水果可以享用。如果你是一名女性,境遇更是今非昔比。1960 年代,你只能整理整理文档以及做做速记,然而现在(至少在理论上)你能够执掌大权。所以为什么我们还这么郁闷?
 
最常见的理由是有一个差劲的领导。但这一点很让人费解,因为今天的领导们绝对没有半个世纪以前那么无能。
 
所有那些 MBA 学位、职业指导、辅导还有培训——50 年前一个都见不着——不可能全都没用。
 
如今我们不满的部分原因可能在于跳槽。因为我们一言不合就能拍屁股走人,所以就不太可能在一个地方好好干。如果人人都频繁跳槽,那谁也没法得到安全感或是归属感。
 
然而最令我们不开心的是我们期望得太多。办公室工作也许改善了,但我们的期望值却早已远远超越了这些。更好的教育水平也无济于事。有大学学历的人比没有大学学历的人更容易对工作产生不满。所以随着更多的人拥有学历,不满也日益增长。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(Maslow’s hierarchy of needs)的需求层次中,我们爬得越高,就越难以被取悦。
 
企业自身出于善意的举措令情况变得更糟。面对不满的员工,他们坚信快乐对我们至关重要。他们宣扬自己的价值观,告诉我们他们正在改变世界。他们要求我们不仅要投入工作而且还得充满激情地投入。他们鼓励我们自愿努力工作——一切都是以意义的名义。
 
结果却并没有带来快乐。萨塞克斯大学(Sussex University)一项新的研究表明,这种事情如果是简单粗暴地做出来,员工会比以往更加不快和幻灭。
 
企业对快乐的热衷也是我们不开心的一部分原因。当周围的人都说自己充满热情或找到了生命意义,或者当领导们说你有权爱自己的工作,自然而然地,只要你觉得有一点点厌烦或是跟领导有了点小摩擦后,你就会觉得工作让你想死,还有老板真是神烦。